官方直播app下载地址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请温柔最新章节!

阮白惊愕地抬起头,只见阿萨把她的头发放进密封袋子里,“做什么?”

“防止慕少凌察觉到那个人是假的阮白。”阿萨没有隐瞒,现在她生了孩子,身体一天比一天好,他也不怕说实话会让她怎么样。

说完,他看向阮白。

原本以为她会生气,但是在他说完话后,阮白并没有生气,而是嘲弄一笑。

“们想的真周到,以后还打算怎么折磨我?”她问道。

阿萨看着她看透一切又带着嘲讽的眼神,感觉心底落下了一根针,插在那里,微疼的感觉无法遏制。

他拿起床上的东西转身离开。

看着阿萨离开的背影,阮白嘲弄的笑容逐渐变得苦涩,她想过慕少凌将来会怀疑然后对假阮白进行DNA检查,但是没想到,阿贝普跟阿萨也想到了。

他们一定会在慕少凌检查的时候,拿着她的血液头发样本去调换假的样本。

如果连DNA也给隐瞒过去,这件事,假的也成了真。

慕少凌会相信那个跟她生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就是自己,当真正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,模样已经改变,就算她怎么暗示,他都不会多看一眼。

美玉无瑕的天真女子

这就是现实,她跟慕少凌,无论如何聪明,都要被站在阴暗处的阿贝普给玩弄。

阿萨回到研究室,心里面的微痛还没得到缓解,好像是心脏病要发作一样。

他立刻找到治疗心痛的药物,倒出一颗直接咽下。

阿贝普抱着阮白的孩子走进来,看到他吃药,便好奇问道:“哟,怎么了,还吃起药来了?”

“没事。”被他撞见自己吃药,阿萨脸色铁青,把药瓶放回去,转过身,看着他抱孩子并不专业的模样,皱了皱眉头,一把将他怀里的孩子抱起来。

阿贝普见他紧张的模样,不禁嗤笑,“那么在意,不如孩子放在这边养好了,我也省心。”

这个孩子虽小,但是性子却十足像另外一个阮白。

不吵不闹的时候看着很是可爱,可是哭闹起来,就是个惹人厌烦的,他巴不得把她摔到地上给弄没声音。

“不要。”阿萨冷冷拒绝,他若不喜欢照顾,可以把孩子送回阮白处,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,好像是故意跟阮白对着干。

“嘁,拒绝得真干脆。”阿贝普有些失望。

“她怎么了?”阿萨又问道,阿贝普并不是那种带着孩子到处遛弯的人,他把孩子带过来肯定是有事找自己。

“吃奶,吃了吐,阿婶说好像拉稀严重,看看怎么回事?”阿贝普挺烦这种事情的,但偏偏她是个婴儿,没那么强的生命力,不管的话,分分钟挂掉。

阿萨闻言,立刻把孩子塞回阿贝普怀里。

“……”阿贝普还没来得及发出不满,就见阿萨给孩子做检查。

过了会,他便得出了结论,“是肠炎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阿贝普问道,对于孩子这种事情,他是一点经验也没,同时,也很不喜欢孩子。

“先减少吃的,还有少喝水,没有缓解的话我再给她输液。”阿萨说道。

“这么麻烦?”阿贝普听着他的叮嘱,头都大了,立刻把怀里的婴儿往他怀里塞,“她没康复的这段时间来照顾,放心,我会把照顾她的阿婶也喊过来。”

阿萨还没来得及反抗,阿贝普已经转过身,他想起了什么,又回过头看着阿萨,“对了,我要的东西呢?”

阿萨看了一眼桌面,东西放在那里。

阿贝普看见,把桌子的东西部拿起来,拍了拍阿萨的肩膀,“辛苦了。”

说完,他转身离开。

阿萨低头看了一眼婴儿,被转来转去,她早就睡醒了,正看着自己。

婴儿还没到认人的地步,所以她并不怕生,看向他,并且甜甜笑了笑,阿贝普湛蓝色的眼珠子一柔,心头的某个角落像被融化了。

“唉。”阿萨叹息一声,接受了这个麻烦事。

阿贝普派人把婴儿睡得床,还有各种用品送往阿萨的研究室。

看着研究室莫名其妙多了那么多东西,阿萨有些不习惯,怀里的女婴已经睡着,他动作轻柔地把她放到婴儿床上。

阿婶走进来,看见阿萨态度尤其的恭敬,“阿萨先生,老板让我来照顾您跟孩子。”

阿萨是这个岛上唯一的医生,跟其他人不一样,身份不能取代,所以这里面的人对他十分恭敬。

阿萨看着进来的人冷冷淡淡的,说道:“平时我要做实验,不喜欢被人打扰,要是没事的时候在外面侯着。”

“是。”阿婶知道他的脾气古怪,不敢反驳。

阿萨看了一眼在熟睡的婴儿,又说道:“现在没什么事,出去侯着,有事我会叫。”

“是。”阿婶看了一眼睡着了的婴儿,心里纳闷。

她在阿萨这里还真是安静,早知道之前在阿贝普那里,她经常闹,常常要抱着才能睡,等她睡着后放下还要继续哭闹,让人很不省心。

阿萨见她还在这里,问道:“还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阿婶摸了摸鼻子,木讷回答:“我怕她睡得不安稳,会吵着您做实验。”

“她现在睡得很安稳。”阿萨说道。

阿婶点了点头,走出去。

晚上的时候,阿乐尔如同往常把母乳送到阿贝普那里,却被告知,孩子在阿萨那边。

她心里纳闷得很,捧着保温瓶走到阿萨的实验室,看到负责照顾婴儿的阿婶站在门口,她上前问道:“阿婶,您果然在这里,这是小姐刚弄好的。”

阿婶接过,点了点头,依旧站在那里。

看她没有进去的意思,阿乐尔疑惑道:“阿婶,您不进去吗?”

“阿萨先生说了让我等在这里,要是有事他会喊我。”阿婶没好气说道,她都在这里守了一个下午了,虽然乐得无事,但也无聊。

“孩子为什么在阿萨先生这里?”阿乐尔见她肯说更多,于是套话。

“说是有点肠炎,进食都要减少。”阿婶看了一眼保温瓶,里面的母乳怕是要倒掉一半。

“什么?严重吗?”阿乐尔担心孩子的情况。

Tags